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世纪大堵船”对全球影响多大 发布时间:2021-04-09     浏览量:270

     南美热带雨林中的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可能引发太平洋上的一场风暴。经济全球化时代,苏伊士运河上的一艘巨型货轮搁浅,衍生影响同样可能波及世界每一个地方。

     近日,发生在苏伊士运河的堵塞事件震动世界。海运成本上涨、货物交付延期、石油价格攀升……随之而起的“蝴蝶效应”正在显现。目前,尽管搁浅的“长赐号”货轮已经脱困,苏伊士运河也已恢复通航,但事件原因仍在调查,全球供应链乃至全球贸易由此遭受的冲击仍待观察。

    “欧亚大动脉”恢复通航

    “就像动脉中的血栓一样,一艘巨大的集装箱船困在苏伊士运河中,在世界贸易循环系统中的一个重要通道切断了货物的流动。”美国《大众科学》月刊网站在报道中,这样描述近日牵动全球目光的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

     路透社日前报道称,当地时间3月23日,巨型货轮“长赐号”在苏伊士运河南段陷入搁浅,造成这条欧亚之间最便捷的航运要道堵塞。彭博社进一步报道称,“长赐号”长度大于运河的宽度并且是横向卡在河道里,从而导致数百艘船只被堵,使原本就已处于压力之下的全球物资供应进一步陷入混乱。

     3月29日,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经过救援人员的不懈努力,借助涨潮的力量,“长赐号”在搁浅近一周后终于在当天脱浅并驶离搁浅位置,苏伊士运河恢复全面通航。

    “世纪大堵船”暂告一个段落,但由此引发的系列后续反应仍在发酵。有机构估计称,此次运河堵塞可能对全球贸易造成每周约60亿至100亿美元的损失。这些天价账单,该由谁来“买单”?一场索赔大战刚刚拉开序幕。

     有外媒指出,苏伊士运河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把红海与地中海连接起来,从而使船只在从亚洲驶往欧洲的途中有了捷径——在亚洲生产的商品经苏伊士运河运往欧洲,欧洲市场需要的很大一部分石油也必须通过这条运河。

    “目前,在全球贸易海路运输方面,连接亚非欧的苏伊士运河是一条最重要的主干道,相比其他航路而言,路程最短,运费最低,性价比较高。”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贺爱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尽管苏伊士运河已经恢复通航,但此次堵塞事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客观存在,溢出效应甚至可能波及每个消费者。

     全球供应链遭遇冲击

    “苏伊士运河‘堵船’将使哪些商品出现全球性短缺?”近日,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引述货运专家预测称,全球贸易活动可能遭受许多商品短缺的困扰,包括生产卫生纸的木浆、咖啡豆、家具等,汽油价格可能也会飙升。

     如外媒所言,在苏伊士运河发生的事情会如海浪一样波及到世界其他地方。毕竟,全球高达13%的海运贸易和大约10%的海上石油运输均取道该运河。

     国际航运运费增加是堵塞事件造成的直接后果。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所能源项目主任潜旭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堵塞事件发生之后,一些地区的油轮租船费率出现攀升。目前,能拖运100万桶的苏伊士型油轮每天租赁价格约为1.7万美元,创下2020年6月以来最高纪录,从中东到亚洲航线的邮轮租用成本也在过去一段时间跳涨47%。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刊文称,虽然“长赐号”货轮搁浅只有一周时间,但事实证明其造成了重大损失。据估计,运河堵塞妨碍的贸易额大约为每天90亿美元,并可能导致全球贸易总量的年增长率下降0.2%至0.4%。

    “船只、集装箱、货物全都不在我们需要的地方。因此,连锁效应不会以天或周为单位来衡量,而将以月来衡量。”美国《华盛顿邮报》引述供应链管理协会常务副会长道格拉斯·肯特的话称。报道指出,即使苏伊士运河在一周左右的时间内恢复正常运营,供应链也会难以处理积压的工作。堵塞事件令全球物流企业遭遇的极其动荡的一年雪上加霜。

    “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堵塞事件会对全球海运贸易、全球供应链、国际油价产生较大影响。运河拥堵不可避免地造成供应链进一步延误。”潜旭明指出,但这种影响主要是间接的,抬升海运成本不会对大宗工业品供应造成很大冲击,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影响也是短期的。

     替代性路线缓解压力

     应对冲击的同时,人们难免担忧,未来这条欧亚水运的“黄金水道”如果再次“塞船”,该怎么办?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刊文指出,在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对航运产生巨大影响的情况下,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再次提醒人们,处于核心地位的这条跨大陆航运路线是多么脆弱,并突显国际航运替代路线的必要性。

     俄罗斯副总理特鲁特涅夫近日表示,当前通过北极航道运送的货物逐渐增加,航道可通航时间越来越长,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更突显此项工作的现实意义。俄罗斯有意将北极航道打造成苏伊士运河航线的替代方案,以降低运输成本。

    “海路运输成本较低,是国际贸易运输的主要方式。此次堵塞事件表明,海运过度依赖苏伊士运河。”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副主任苏庆义向本报记者指出,此前全球产业链中生产集中的现象受关注度较高,此次堵塞事件暴露出运输同样存在较为集中的问题。“对价值链造成影响的不只有生产中断,还有运输中断。为了避免类似事件发生,除了考虑扩建苏伊士运河之外,还需推动运输分散化,通过发展铁路运输等方式,分散部分运力。”

     贺爱萍也认为,此次堵塞事件给国际社会敲响警钟,让大家看到这些重要交通航道对世界经济以及全球贸易的影响,应当鼓励开发并完善其他航道及运输方式。

     目前,已有一些替代方案。“比如绕道苏伊士运河,经好望角运送货物;经苏麦德输油管道运送石油;北极航道的可行性也在不断增强。”潜旭明指出,值得注意的是,“一带一路”中欧班列也已成为一条重要的替代路线。“中欧班列凭借时效快、全天候、分段运输的优势,逐渐成为当前国际物流陆路运输的‘黄金通道’,能够有效缓解部分压力。”

©2020 福建省电子口岸运营服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闽ICP备17022685号-2    闽ICP备17022685号-4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1434号